游戏资讯

当前位置:05110网页游戏 > 游戏资讯 >

遇见逆水寒方应看单人情话合集 方应看骚话整理

时间:2018-11-02 16:11     来源:未知

《遇见逆水寒》方应看可以说是人气最高的,许多玩家都被方小侯爷的情话撩得不要不要的,下面带来方应看单人情话合集。

不容易!我终于把好感度刷到红鸾星动了!

当天就急不可待把主线剧情全通,成果第八章被方小侯爷的情话撩得不要不要的。

其余奇遇也开得差未几了。于是先收拾了一份文字版的,方应看单人情话合集。

包括了所有的主线剧情,因缘,茶楼,和书信。能抠的糖我都抠出来了!全文或许5000字,含糖量极高,相称甜。

真不愧是大宋第一骚话王,傲娇自恋,不看吃亏啊!

主线

第一章刚遇到,没何糖,跳过了。

第二章共通篇

【方应看】你肚子在叫?你是我见过的,第一个??

【我】(莫非这里也有偶像剧套路,我是第一个违逆他的女人?真是恶俗!狗血!没有新意!)

【方应看】你是我见过的,第一个穷得令我失笑的人。

【方应看】彭尖,把那边茶摊包下来。

【方应看】去吃。

第三章黄沙夜寇

【方应看】你找我?

【方应看】彭尖说你在这转悠了半天,不找我岂非找麻烦?

【我】你这么轻易就批准了?

【方应看】怎么?你还想尝尝地狱难度?

【我】(忙摆手)不是,只是你立场转换得好快,我有点奇异罢了。

【方应看】只是突然觉得,带上你,应当会很有趣。

【方应看】上轿。

【我】啊?可马怎么办?

【方应看】怎么?你要跟你的马比谁吃的沙子多吗?

【方应看】你不是说你跟2ef843e129941d471b7231836tx2sdb5女人不一样吗?倒是脱个不一样的出来。

【我】……

【方应看】(挑眉一笑)我只是分外厌恶血腥味,别磨蹭,脱了你的血衣,穿我这件。

第四章心上浮舟

【杨伯】(抚须而笑)这海优势可大,姑娘你若抓不稳船边,你抓稳你夫君的手。

【我】(酡颜)不……不是,他不是我夫君。

【方应看】(挑眉)多?女人想入我方府。怎么?我被当做你夫君,你竟不愿意?

【我】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瞎话实说,咱们原来就不是……

【方应看】抓稳了。

【方应看】这只手被我方应看握住了,就不能再给其别人碰了。

【方应看】刚怕你死了,怕得我一阵冷汗,便顾不上疼了。

【我】方应看,谢谢你。

【方应看】别谢了,你连吃包子的钱都是我的。拿何谢我?

【方应看】哦?你竟违心把最好看的东西给我?

【我】究竟……毕竟你是因为我才受伤的。

【方应看】你记得就好,当前可是要缓缓还的。

【我】当你觉得要下沉的时候,就捉住我!放松我!

【方应看】(声沉如水)我不是何好人,若我下沉了,你不要抓住我,你离我远远的。这样??你才干保险。

第五章钱塘春深

【方应看】你在吃何?

【我】烙饼……我想来杭州这么远,就委托彭尖帮我买了一点干粮。

【方应看】(眉头又深了些)看来彭尖该领罚了。

【方应看】拿去,去熙春楼吃饱。

【我】上次你留给我的钱还剩了良多,我不能总平白要你的钱。

【方应看】别空话,拿着。不花完别来见我。

【方应看】这些花,配不上我娘子的美貌。

【我】方应看,你怎么像个孩子似的。这种恶作剧有何意思?

【方应看】与你玩,非常有趣。

第六章嫣红旖旎

【方应看】老板,把剩下所有资料都捏成泥人。

【我】方应看?!你不去过你的温顺乡,跑到这里捏何泥人?

【方应看】怕你的泥人孤独,多捏多少个陪你。

【我】我不须要,泥人有何好玩,不过就是死物罢了。

【方应看】(唇角含笑)那我换个说法,我怕你孤单,便派了侍卫满城找你,赶过来陪你。

【方应看】我身边的女人很多,何必跑来杭州嫣红阁寻欢?

【我】渣男!

【方应看】(捏住我气呼呼的脸颊,笑道)不过我最近发明,我独爱芽菜菜。

【我】方应看??我不是??豆豆芽!

第七章盛行雪上

【方应看】本日毁诺诚若替我救一个人,他日毁诺城要何,我方应看都会许可。

【秦晚晴】(看了看方应看怀中的我)本来是要救一个姑娘。我毁诺城若要钱呢?

【方应看】万金相赠。

【秦晚晴】我毁诺城若是要权呢?

【方应看】我可以为息红泪请封。

【秦晚晴】若要你的命呢?

【方应看】不行。

【秦晚晴】(冷笑)侯爷果然最重视的还是自己,既要救命便要舍命,侯爷如斯惜命还是请回吧。

【方应看】我惜命,是因为我要救她。若我逝世了,谁来为她拼命。

【我】方应看。

【方应看】站远一点,有滋味。

【我】我不嫌弃你!

【方应看】不行,我现在厌弃我自己。秦晚晴晓得折磨我最好的方式就是折辱我,所以便让我来扫除雪狐的巢穴。若是在平时,毁诺城这样对我,我早已下令踏平此城。但现在,你在城中。

【我】对不起,是我连累了你。

【方应看】别站在风雪里说对不起了,你要真觉得对不起,就快回去躺好。

第八章空城之计

【我】方应看!别笑!我会缓和的!

【方应看】你,真的很美。

【方应看】我想娶你,毫不是一句废话。我愿以我侯府数千兵马为聘,护你万世无忧。你愿不乐意嫁给我,成为侯府的女主人?

【我】方……方应看,云家人退走了,你别盯着我看了。

【方应看】你还没答复我的问题呢?

【我】何问题?

【方应看】你愿不乐意,成为神通侯府的女主人?

【我】这不是你假扮赫连春水的话吗?

【方应看】这是我想对你说的话。

【我】药引到底是何?你是取药引时受的伤吗?

【方应看】是心间血。

【我】那是何?

【方应看】取爱人心上三寸的热血入药。

【方应看】怎么样,你睡着的时候有没有感触到我的血滚烫滚烫的?

【方应看】不,就让她来,我当初有主了,不能让别的女人随意碰。

因缘

因缘1平衡之道

【方应看】这幅画是假的。

【方应看】看来无情没能带你看何好画啊。

【花满园】你这人,怎么这么谈话呢?你瞧瞧这幅画,笔触多么细腻,意境如许宽阔!你凭何说它是假的?

【方应看】凭这幅画的真迹,正挂在我侯府的书房里。

【我】当侯爷了不起啊?当侯爷就能当街打人?

【方应看】是啊,当侯爷就是可以随心所欲。

【方应看】看样子你很喜欢书画。

【方应看】然而没钱,仍是别喜欢了。

因缘2禁书之义

【方应看】我何曾说过我是好汉英雄?

【方应看】笨拙。

【我】是!我是蠢!蠢到信任你是个好人!你跟那些朝廷鹰犬有何差别?

【方应看】你这女人,你有没有想到,是书重要,还是写书的人重要?如果这些书没有被烧掉,便会有人循着笔迹去找作者。假使找到了作者,那遭殃的,便不是一个林守喜和这三箱子书了。

【方应看】说真话诚然可敬,但他们没有力气,说的真话并没有用,没有用的话??便不该说。等那些太学生入朝当了官,才是启齿说真话的时候。

因缘3武陵春景

【方应看】你给她吃的何蘑菇?怎么吃傻了。

【我】(晕晕乎乎)方应看!我!不准!不准你皱眉头!

【方应看】为何不准?

【我】(晕晕乎乎)桃花!桃花这么好看!你皱眉??丑!

【方应看】彭尖,你去跟太病院讨个解毒的药方。再派人跟米公公说我今天有事,去不了了。

【方应看】醒了?

【方应看】醒了就看清晰,我方应看,展眉好看,皱眉也难看。

【方应看】你很荣幸,今天本侯爷,刚好也有赏花的兴趣。上马。

因缘4手可摘星

【方应看】又没钱了?怎么跑来吃这种东西。

【方应看】吃这么快干何,难不成怕我抢?

【我】你来干何?

【方应看】来观察民情。

【我】那你赶快去视察啊!

【方应看】溘然看到有个“民”生疾苦,正待本侯爷拯救。

【方应看】要几片金叶子能力让你消气?

【方应看】给,这里有十片。一个故事换十片金叶子,是不是划算极了。

【方应看】牛郎偷了织女的衣裳,将织女藏在家中做了夫妻。后来王母找到织女,织女临行前……(轻笑)剥了牛郎的皮。

【方应看】你这花钱的口吻,倒像我。

【方应看】我偏生爱好你……这种把十文钱花出十万两的英气。

【方应看】你这个女人,连染指甲都不会。不是猪是何?

【方应看】看你平时穷穷的,确定没见过真正的盛世繁荣。所以我才出来找你,想带你见识见识。

【方应看】谁说可望不可及,你想要月亮?那就给你月亮。

因缘5红叶寄情

【方应看】因为神通侯府??生人勿近。

【我】那我算不算生人?

【方应看】(望着你,玩味地笑了起来)假如你是生人,那你现在应该在大牢里。

【方应看】你看虹桥上那些姑娘,看你的眼神都变了。

【我】怎么回事?!我都不意识她们!

【方应看】她们在嫉妒你的位置。

【我】何地位?

【方应看】我身侧的位置。

【我】你……你在汴京这么受欢送的?

【方应看】在世潘安,绝不为过。

【我】今年花胜去年红。惋惜明年花更好,知与谁同?

【方应看】与吾同。

因缘6盛夏甜荔

【方应看】来吃荔枝

【我】啊?你说何来不迭的事,就是喊我来吃荔枝?

【方应看】(慵勤地抬眉)是啊,这荔枝不好保留,你不早点来就不好吃了。

【我】我一路跑过来,还以为有何主要的事!下次你把话说明白好不好?

【方应看】请你吃荔枝,便是今日一等一重要的事。

【方应看】快吃,这颗荔枝可不是一般的荔枝。

【我】荔枝就荔枝,有何不一样?

【方应看】因为??这是我方应看剥的荔枝。

【方应看】不好吃,得拿那个狱卒回来问罪。

【方应看】你送到我嘴边,兴许会甜一点。

因缘7生辰之误

【方应看】若能抉择,我不会取舍诞生到这个世上。

【我】固然不能选择出身,但是出生后的每一天都可以挑选啊!

【方应看】彭尖去喊你,真是找对了。

【我】(自得)是不是感到经我劝导,心境好多了?彭尖给你带来了一个人生导师!

【方应看】彭尖让我意识到,最好的事是??选择了你。


更多相干资讯请关注:逆水寒专区

?

文章内容导航

茶楼

茶楼1扇子

【我】啊!不好心思我把杯子碰倒了,你的折扇弄脏了……

【方应看】你还真是笨手笨脚。

【我】我都报歉了,你还要怎么!赔你一把总行了吧!

【方应看】范宽的扇面,你若能买得到,也不会连包子都吃不起。

(天哪!天哪!一杯茶毁了名家真迹,我今天就不该出门!)

【方应看】你也能够亲手画一把扇子给我。这样,就算你对消了。

茶楼2等人

【我】方应看,早啊!

【方应看】早么?我的肩舆已经在你门外停了一个时辰。

【我】你……不会在等我吧?

【方应看】我只是见不得人青天白日,当街迷路。

茶楼3论茶

【我】哇!素来没有喝过这么好喝的茶!

【方应看】雨前龙井,不算珍品。味道太浓,茶的外形也不整洁。

【我】咳咳……那还有何茶是你能看得上眼的!

【方应看】上贡宫里的明前龙井还能进口。

茶楼4心累

【方应看】汴京有多少美貌的姑娘求我看她们一眼,我都金石为开。你不该觉得幸运?

【我】我……我认为心累。

【方应看】你若感到吃亏,可以看回来。

茶楼5肤浅

【方应看】河豚。

【我】喂!我是很当真地在问你好吗!

【方应看】孔雀吧。它的尾翎有几分辨致。

【我】只看表面,好浮浅!

【方应看】我若真那么肤浅,就不会喜欢上你了。

【我】喂!

茶楼6麻烦

【方应看】为何这么说?

【我】这一个时辰里,你已经皱了七次眉头,手指敲了十二次桌子,却一次也没笑。

【方应看】由于你碰到难堪的事件,不是第一个来找我,而是本人到处乱撞,碰了一鼻子灰才来我这里。

【我】因为……我已经麻烦了你太屡次……

【方应看】在我眼里,天下没有麻烦的事,不过弹弹手指就能解决。若说有麻烦,那便是你这个人。

【我】我?

【方应看】总要麻烦我担忧你。

茶楼7面具

【我】你穿上铠甲的样子,有点不一样。

【方应看】怎么不一样?平凡是玉树临风,穿上铠甲是豪气逼人?

【我】……只是平时见惯了你玩世不恭的样子,穿上铠甲忽然变得一身正气,几乎判若两人。

【方应看】都是面具罢了。

【我】啊?你说何?何面具?

【方应看】没何。

茶楼8酒量

【我】方应看,你喝醉过吗?

【方应看】没有。你没听三合楼的老板娘说过吗?我的酒量在汴京闻名的好。

【我】(老板娘基本就是你的迷妹)就算你曾经在三合楼喝到抱着柱子哭,老板娘也不会跟我说好吗!

【方应看】可惜我的酒品比酒量还好。不过,你若想看我喝醉后,操纵不住的样子,那我可以勉为其难演示一下。

【我】方应看,你!

茶楼9宴客

【我】方应看,你……吃饭了吗?

【方应看】怎么,你盘算请我吃?

【我】你吃惯了山珍海味,我这么穷,哪里请得起……(吃饭这么高兴的事我可不想变成吐槽大会!)

【方应看】给你一次机遇。这些钱拿去,找个配得上我的地方请我吃饭。

书信

书信1相见恨晚

三清山的落日很美。

之前我认为,天下不任何事是我方应看不能办到的,包含你的病。可我毕竟不能令时间回转,早一些来到你长大的处所,再早一些遇见你。相见恨晚,我不介意你以余生为弥补??我要至少一百年,哪怕少了一天,少了一个时刻,都不作数。

书信2此情可待

你能不能快点好起来?若是让人知道堂堂神通侯在毁诺城为狐狸打扫巢穴,这里片刻就会被拆得一根柱子都不剩。但能见到你艳服华服扮成息红泪的样子,倒也十分……别致。虽然,无论打扮如何,你都是那个在我眼中举世无双的人。

另外,我在梅华阁问你的问题,你还没给我谜底。别让我等得太久。

书信3但为君故

以我“娘子”的美貌,就是汴京首饰铺子最难得的珠宝,也未必配得上。以后这些货色,都让彭尖去买,不要随便分开我身边。我不想再让任何人碰你一下,除了手,连衣角也不行。

姬蜜儿不过是先前偶尔结识,我拜托她帮我留意城内的新闻,你不要痴心妄想。别人怎么看我,我都不关怀,但是你,不一样。

书信4沉吟至今

碧血营的黄沙落日,大略比不上汴京的流水红叶,不外,那才是天下真正的样子。

即便在全部汴京,我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可午夜梦回时,还是经常想到年少时在碧血营那些一腔热血、满腹激情的日子。在汴京的生涯,令我习惯了稳扎稳打,独善其身,一分一毫都不能行差踏错??除了,与你相关的事之外。

小侯爷的单人剧情就是这样啦,下期斟酌整顿一下无情大捕头的。

何时候开主线第九章啊!

公众号:娱堂GAME

娱堂二维码

扫码关注,小姐姐等你来撩

热门游戏